追蹤
♥書涵心情部落
關於部落格
原創小說,請支持!;]


  • 28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別懷疑我對妳的愛【完】

《別懷疑我的愛》

她抬起頭望著天空,微微的風吹著她飄逸的長髮。

她低下頭看著手機上的時間,顯示著中午三點。

顏思絮昨天約了她男朋友三時正到這裡赴約,卻遲遲沒見到他的身影。她有些不耐煩,一直東張西望著,還是沒看見他的身影。

時間慢慢地過,這時候已經是三時三十分了,該來的人還是不出現。

在她正要離開的時候,身後傳來了喘息聲。

「小絮,」他停下腳步,喘了口氣。「對不起我遲到了。」

她皺眉,「為什麼那麼遲?」

「因為學妹突然到我家把我借她的CD還我,聊了一下才會遲到……」

「難道你忘了我們有約會嗎?你已經整整遲到了半個小時了。」

他解釋著,「我當然沒忘記我們有約會啊!而且我在二時三十分就已經起身準備出門了。」

「那為什麼還那麼空閒和你學妹聊天?」

喬炎楷不好意思地低頭,「我不不好意思說我在趕時間。」

「你……」他的回答讓她有些難過也有些生氣,「算了,算了。既然你不把我們約會的事放在眼裏,那我們以後就別在約會好了。免得打擾你和你可愛的學妹聊心事!」語畢,她轉身就走。

「小絮,」他拉著她的手,「你別生氣嘛!我真的很重視我們的約會。」

「我才不相信勒!我們約會的時候你哪次準時出現的?又在哪次比我還早到的?」

他們在一起已有一年之久,約會了無數次。但是每一次都是她先到,他都會在約好的時間後三十分鐘到。問他原因,不是遲睡,就是說有事情耽誤了。

她不明白,為什麼他一而再再而三的重複著讓她生氣的事?

「我是真的有事情嘛!」

「那你說,到底是什麼事情讓你每一次的約會都會遲到三十分鐘?」

「我不是都告訴妳原因了嗎?」

「算了,當我沒問好了。」她皺起眉頭,「喬炎楷,我告訴你,從今以後我們各不相欠。一直以來都是我在付出,你一直敷衍我,你這樣的行為讓我很累、很難過,你知道嗎?我再也受不了這樣的感情了。」

「妳怎麼可以因為我時常遲到而和我分手?」他不想因為這樣的理由分手,絕對不要!

「我累了。」語畢,轉身離開。

喬炎楷本想拉著她的手,卻被她無情的甩開。而他也只能望著她離去的背影,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

顏思絮回到家,拿在手上的手提包隨手一丟,丟在地上。

她走到床沿,坐在床上,不斷回想起剛剛所發生的事情。

其實,她根本就不想因為這樣的原因而和他分手,只不過想讓自己靜一靜。她想著想著,眼淚卻在這時候滑落她的臉頰。她抬起下巴,不讓眼淚掉下,還擦了留在臉頰上的眼淚。門外傳來敲門聲,她嚇得趕緊把留在眼眶裏的淚擦了擦。

「妳怎麼了?」袁項泯走進她房間。

「什麼怎麼了?」她不明白為何他會那麼問她。

「伯母說妳剛回來就把自己反鎖在房間,她也叫了妳好多次,妳都沒理她。」他走到面前,坐在她身旁。

「我……我沒事啊!」她苦笑著,勉強自己不在他面前掉下眼淚。

「呵,妳別這樣勉強自己。」他看著她,「我們可是從小到大就已經認識的青梅竹馬,妳傷心還是開心我會不知道嗎?」

從小到大,最瞭解她的就是這個青梅竹馬了。不管他走到哪,她都會像只跟屁蟲一樣跟著他。她難過、開心,他一眼就能看得出來,每一次,當她難過的時候,一定都會找他聊心事,說出自己難過的原因。就因為從小到大很常在一起的關係,讓他很快就能察覺她現在的心情。

有時候,難免會因為某些原因而吵架,但是他們卻不到一天很快就和好了,仿佛不把這件事放在眼裏。

「項泯,」她有些哽咽地說,「你會不會認為炎楷他不愛我?」

「為什麼那麼說?」在他印象中,喬炎楷是個好好先生,對他這個可愛的青梅竹馬更是好的沒話說,他還會開玩笑說提醒喬炎楷別太寵溺顏思絮,免得變成無理取鬧的女朋友。當時的喬炎楷只是笑說,「就算她變得無理取鬧,我都一樣愛她。」就因為這句話,他才放下心把她交給他。

「每一次的約會,他都很晚才到,問他原因他都不怎麼想說。」

「小絮,」他輕聲叫著她的小名,「妳有沒有想過他不告訴妳的原因?」

「我……」她頓了頓,「我沒想過這個問題。」的確,她從來就沒想過他到底不告訴自己遲到的原因是什麼,就這樣無情的判他「出局」。

「你們都在一起那麼久了,還不相信他?」

「我不是不相信他,只是有點難過。」

「然後呢?」

「……我因為他很常遲來赴約,向他提出分手了。」

他睜大眼,難以置信地說,「妳怎麼突然變得那麼小氣了?竟然因為這樣的原因和他分手?」愛情,果然很難讓人捉摸。

「分手不是因為不愛他或是生氣他,只不過想暫時讓我們靜一靜。會不會真的分手,就看他的努力了。」

「妳還真是的,怎麼突然想這麼做?」

「我本來可以忍受他時常遲來赴約,但是這次我真的沒辦法接受了。」

她好想藉著這個決定而確定他是否真的愛自己,另一方面也可以讓她知道在他心裏自己對於他是一個怎樣的存在。如果他真的愛她,他一定會想盡辦法和她和好,也不會時常因為某些原因而遲到。

如果他不會在每一次約會中遲到整三十分鐘的話,她是不可能會和他分手。但是,他們交往了那麼多久,約會也無數次了,卻還那麼剛好遲到了三十分鐘,還會有誰相信他真的是不小心遲到而不是刻意呢?

交往了那麼久,他對她真的很好,處處為她著想,也不曾因為她鬧脾氣而發脾氣,他還會一直道歉,安撫著她。不過他們有時還是會吵架,她都會鬧脾氣不理他,冷戰一陣子。最後道歉的人永遠都是他,他還會買了一束她喜歡的玫瑰哄她開心。這麼完美的情人,有誰不要呢?

她只不過是想讓他不再遲到,她也埋怨了好幾次,他還是左耳進,右耳出,根本就沒把她的話謹記在心。這次,她真的無法忍受了,決定讓彼此靜一靜,讓他好好想一想。

「我希望妳做出這樣的決定不會後悔。妳可別忘了,妳那『前』男友的人緣可是好得沒話說,到時被別人搶走了妳可別哭著跟我埋怨哦!」他提醒她。

喬 炎楷雖然不算很帥,但是他的人緣卻很好,他的女生朋友比男生朋友還多。有時候,顏思絮難免會吃醋,她也很常要求他別太常和女生朋友聚在一起,免得日久生情 而愛上他。他不但沒聽從她的話,反而還說他們只是朋友,不可能會愛上自己。女生嘛,有誰會願意讓自己的男朋友時常和女生聚在一起呢?他永遠都不會明白她那 時候的心情,讓她有些難過。

「我……我才不怕勒!」雖然說不怕,但是心裏卻很害怕。「如果,他真的和別人在一起了,那這種男人要來做什麼?」

「嗯,」他點頭認同她說的話。「妳說得還蠻有道理的。」

他說,「好了,既然妳沒事了,就下去吃午飯吧。妳媽剛才已經在催了。」

「嗯。」她點頭,露齒微笑。

***

靜謐的房間,空氣中環繞著寂寞的氣息,仿佛是在說這間房間的主人很寂寞。

昏暗的房間裏有個高大身影正動也不動地坐在椅子上,讓人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

「楷,我來還你上次借我的書。」一道沙啞的聲音正從門外傳來,他打開門,直接走了進去。

他看著坐在椅子上的身影,把手中的書放在桌上,說道:「又跟她吵架啦?」

喬炎楷抬起頭,苦著臉一句話也不說。

汪睿賢像是早已料到般,若無其事地走到門邊打開燈,又走回他身邊拉起在他身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又為了什麼吵架?」

「不。分手了。」

「不分手了?」他聽得一頭霧水。「你們本來分手了,現在不分手了?」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們分手了。」

「為什麼?」

「因為約會的時候我每次遲到,她很生氣向我提出分手。」他有些自責。「要不是這個工作的薪水比別的工作還要多,我一定辭職。每一天都有忙不完的工作,差點就遲到一個小時了。不過,在三點的時候約她果然是個好選擇,那時候客人比較少。」

汪睿賢很清楚為何喬炎楷時常遲到,「你明明不是故意遲到的,為什麼不告訴她原因?」但是,為何喬炎楷不坦白告訴她他真正遲到的原因?

「這樣就沒有驚喜了嘛。」

「你還真奇怪,到底是什麼事情讓你準備整一年?」汪睿賢雖然很清楚他遲到的原因,但事實上汪睿賢並不曉得他到底在些忙什麼。

「我打算在這一年內賺足夠的錢娶她,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很窮。而且我們約會的時間也只有一個小時,一個小時後我就得回去上班,她也因為只能約會一個小時,天天發我脾氣。我上班的事情只有你知道,她根本就不知情。」

汪睿賢笑出聲,「你還真是名副其實的好男人耶!」

他驕傲地拍了拍胸,一點也不覺得羞恥。「那是當然的。」

汪睿賢開玩笑地道:「哈,你不要臉啦!」

他又補充道:「你要不要找個時間或是明天向她解釋啊?」

「最近一直在忙工作,沒什麼時間了。」

「哦,那你加油吧!你借我的書我放在桌上了,我先回去了,下次有機會才聚一聚吧!」他站起身走到門邊。

「嗯。」喬炎楷點點頭。

***

大約過了一個月,喬炎楷並沒有打電話或是找過她,這讓她難過了好久。

她好難過,他真的不是她想像中的好男人嗎?為什麼自從和他提出分手後,他就不曾找過她?就算連個電話也沒打過來,難道他就這樣放棄她了嗎?

不可以、不可以!絕對不可以就這樣結束了。她甩了甩頭,很害怕心裏所想的會實現。

她喝著手上的冰檸檬,酸酸甜甜的味道湧入心頭,就像是愛情的滋味般,有時讓人開心幸福,有時卻是難過想哭。

坐在她前方的康語歆看著她緊皺著眉,不安地道:「妳怎麼了?眉頭皺成這樣都可以夾東西了呢。」

「……沒事。」她搖頭,繼續喝著冰檸檬。

「哦,妳有事就要和我聊一聊啊!」康語歆像是和她唱反調,她明白如果自己的好友真的沒事的話,那她為什麼皺著眉頭呢?

她強顏歡笑著,不讓康語歆看出任何破綻。「我都說了沒事了啊!」

「妳 這笨蛋,」她輕斥,「妳到底還要自欺欺人到什麼時候啊?我可是妳的好朋友耶,難道妳害怕我看不起妳嗎?只要妳把心裏不安的話一次過發洩出來,就會好多了。 妳知不知道當我看到妳這副模樣,我的心有多痛?昨晚我還因為妳睡不著覺耶!我今天來找妳的時候還因為害怕妳出了什麼事差點被車撞。妳到底懂不懂我有多難 過?我……」

顏思絮趕緊打斷她的話,要不然還真是沒完沒了。「好了,別那麼激動。」她拍了拍她的肩,「就算我真的有事,我也不會做出什麼愚蠢的行為。相信我,我真的不會怎麼樣。」

康語歆還是不放心,「妳確定?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會在妳身邊一直陪著妳。」

她的安慰讓顏思絮安心了許多,「哈哈……謝謝妳。我一定會一直讓妳陪著我,不讓妳結婚。」她邊說邊看向康語歆身旁的男生。

康語歆聽後臉上立即紅了,「討厭啦!他又沒說要娶我。」

她一說完,她身旁的男生只是溫柔地笑了笑,沒說任何一句話。

顏思絮看著這一對兩小無猜的可愛情侶,不禁為他們感到開心,也為自己感到難過。就在這時,手機響了起來,是一封他傳來的簡訊,上頭說著:

小絮,我還是不想和妳分開。可以來一趟老地方嗎?我們聊一聊。

                                                                                                                炎楷

她看著這封一直掛念著的男人傳來的簡訊,眼睛莫名地擠出了淚。

康語歆看著她紅紅的雙眼,擔心地問:「妳怎麼了?沒事吧?」

她站起身,一句話也不說地轉身離開。

「小絮,到底怎麼了啊?」康語歆在她身後叫著她,但她卻像是沒聽見似的一句話也沒回答就已經遠離了他們。

她穿著高跟鞋在街上一直跑、一直跑,就算自己的腳已經疼得起了水泡,她也無動於衷。來到了老地方,在河邊旁看見了她再熟悉不過的高大身影,連忙跑了過去。

她強忍著想抱著他的衝動,面無表情地問:「你找我什麼事?」

他一句話也不說,一把抱著她,像是想把她擠入自己的身體合二為一般。

她掙扎著,「放開我啦!」

「我不要!」他緊緊地擁著懷裏的可人兒,不讓她跑開。

「我……我沒辦法……呼吸了……啦!」

他慢慢地放開她,「對不起。」

他突如其來的道歉,讓她的淚差點掉了出來。「找我什麼事啊?」

他從口袋中拿了一個精美小盒子,蹲在她面前。「小絮,嫁給我好嗎?」

她強忍著淚,無情地推開他手中的精美盒子。「我不要。」

「小絮,我會每次遲到是因為那時我在上班。我那時還說我二時三十分就已經準備出門其實是騙妳的,那時候來了好多客人,忙完之後才發現遲到了。」

她不相信他說的話,「不可能在這一年內都會遲到那麼久吧?」

「有幾次是真的學妹來找我還東西,而且我做工的地方生意一直都很好。」

「你為什麼一定要選生意那麼好的工作?」馬來西亞可以選的工作很多,為什麼一定要選每天都有忙不完的工作?

「這裡的薪水比較高,這樣我才能買戒指娶妳啊!」

他的話讓她紅了臉頰,「哼,我才不相信你勒!」語畢,她轉身想離開。

「等一下,」他站起身拉著她的手不讓她離開。「小絮,嫁給我嘛!」

她開始有點動搖了,「我……」

「不要再我我我了,」他不等她答應,直接拿下放在小盒子的戒指套上她的手指上。「我已經把它套在妳手上了,就算妳答應我了哦!」

「哼。」她冷哼一聲,想把手指上的戒指拿下,卻被他阻止。

他按著她的手,「已經套上的戒指被拿下來的話,可是會永遠嫁不出去了。」

她單純的思想,把他說的話信以為真,立即停下想把戒指拿下的動作。「真的嗎?」

他笑了笑,果然還是最喜歡那麼單純的她。「那是當然的,因為妳已經嫁給我了,怎麼可能還嫁不出去啊?」

她開心地勾起嘴角,踮起腳尖親了他的唇,害羞地別開臉跑走了。

她突如其來的舉動讓他愣在原地好半餉,才又回過神。

「老婆,我還要啦!」他趕緊跑到她身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