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書涵心情部落
關於部落格
原創小說,請支持!;]


  • 29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章1`

第一章 炎熱的傍晚,走在街道上的人們都開始煩躁起來。馬來西亞一直以來都像是夏天,有時還會幾個多月都不曾下雨。 藍希玫急急忙忙地從屋裏走出來,趕著去赴約。 過沒多久,她抵達了目的地。 「呼……對不起,我來遲了。」真是丟臉,真沒想到她竟然遲到那麼久? 秋桀愷怒視著她。「妳以為我們很得空是嗎?妳知不知道妳已經遲到一個小時了?」 「我……﹂她的確遲到了整一個小時,為什麼呢?因為她昨晚熬夜,而導致今天睡過頭。 「桀愷,小玫也已經道歉了,別這樣。」坐在他身旁的夫人開口道。 「真的很抱歉。」她羞紅著臉,連忙道歉。 「沒關係。來,坐下來吧!」秋媽媽說著。 她尷尬地笑了笑。「呃,好。」 「小玫,妳知道我們叫妳來的原因吧?」 「不知道。」她搖了搖頭。 昨晚她的媽媽突然要她來赴約,問了原因也只是說赴了約就知道了。 「是關於妳和桀愷的婚約。」 藍希玫頓時楞了一下,卻又感到開心,但是卻想起桀愷對於自己的態度非常冷淡而感到難過。 她從國中開始,在不知不覺間愛上了秋桀愷。對於自己的感情,她卻只能埋藏在心底最深處。因為她知道,桀愷非常討厭她,當他們一見面,桀愷一定都會怒視著她;或是突然莫名其妙走過來罵她。讓她感到莫名地委屈、難過。 還記得上大學的時候,她不小心撞到他的女朋友後,過沒多久,他卻突然去她的教室狠狠地罵了她一頓,讓她感到莫名奇妙。後來從別人口中得知原來他的女朋友竟然加油添醋的說她不僅撞了自己,還說她打了她一個耳光。就因為這樣的誤會,讓他們之間的感情更不好了。 「啥?」她是不是聽錯了?為什麼突然有了婚約在身? 「為什麼?」她補上了這一句。 「事實上並沒有特殊的理由,就單純的想要你們結婚。」這……這什麼怪理由?竟然把婚約當成想結就結? 「可是伯母,我和桀愷並沒有在一起過,怎麼可能結婚?」她解釋著。 他們是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雖然是這樣,但是他們的感情卻意外的不好。一見面就吵架,要不就是作弄對方為樂。這樣的關係,怎麼可以結婚呢? 「就算是這樣,你們也可以以結婚為前提交往啊!」伯母說得還真容易,但是她和他可是水火不容!這麼糟糕的感情怎麼可能結婚?就算結婚了也會離婚啊! 「我和他可是從小吵到大的青梅竹馬,感情比您想像中的還要糟糕。」不,她絕對不要和他結婚,就算對他真的有感情也絕對不凖!她可不想越陷越深,到時候受傷的可是自己啊! 「小玫啊!你就答應伯母嘛!反正妳也已經二十六歲了,再不結婚的話,妳可是會變成老處女哦!」秋媽媽笑著說,似乎並不在意他們的感情有多糟糕。就連一直一言不發的秋桀愷也「撲哧」一聲,笑出聲來。讓她感到非常丟臉! 她欲哭無淚,「伯母,不是年齡的問題嘛!」到底要怎麼解釋嘛?她真的不要結婚啊! 「哦,我知道了。妳是因為怕桀愷不贊成,才這麼說吧?」伯母恍然大悟,笑得更開心。 「當然也是原因之一,但是我……」厚,到底該怎麼說原因才能拒絕這門沒有愛情的婚事? 「小玫啊,感情可以培養,結婚之後就會天天見面,自然而然地就會從討厭變成喜歡了。而且桀愷也沒有反對,他肯接受這門婚事哦!」 「媽,我……」秋桀愷正要反駁他母親的話,卻看到了他母親的可怕眼神,把想反駁的話卡在喉嚨。 什、什麼?這麼討厭她的他竟然同意這門婚事?她到底該怎麼辦?她真的不想嫁給一個不愛自己的男人啊! 在一瞬間,她想到了一個點子,說道:「其實,我並不想結婚的原因,是因為我有男朋友啦!」她故意害羞著說,讓他們信以為真。 她還以為這件事可以順利的告一段落,卻萬萬沒想到…… 「呵呵……這妳就不用擔心了,只要我一出手,他肯定立刻消失不見。」伯母聽了她的話,並沒有因此而感到失望。反而還想拆散他們,讓她可以順利的和自己的兒子結婚。 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反駁了。「伯母,雖然桀愷肯答應,但是我並不想和他結婚。」 「哎呀,我忘了待會和王媽打牌了,得先離開了。這門婚事已經訂下來了,絕對不能臨時取消。」秋媽媽使出了必殺技——轉移話題。呵呵,這招最有效,她又能奈我何? 秋媽媽不等她回答,拿起手提包離開餐廳。 而坐在一旁的桀愷也站起身離開了。 希玫腦袋一片空白,愣在那好久、好久。 * * * 她一早起來,坐上德士往公司駛去。 到了公司,她坐在椅子上回想起昨天發生的事情。 這一楞,就整整愣了一整個下午。別人不管怎麼叫她,她卻還是活在自己的「回想」中。 「小玫,妳怎麼了?」藍希玫的好友——莊紓霓將手抬了起來,在她眼前晃了晃,卻不見她回應。 「這位靈魂不知去向的小姐,妳呆坐在這已經夠久了吧?」莊紓霓不耐煩地提高了聲量。 正在「回想」中的藍希玫被她「美妙」的聲量從發愣中清醒過來,說道:「做什麼啊?喊那麼大聲做什麼?我的耳膜還很健康。」 莊紓霓白了她一眼,「妳坐在這裡已經很久了,經理已經在催了,可以麻煩妳儘快完成那份報告嗎?」 「報告?」 「妳不要告訴我妳並不知道,這份報告是關於最新產品的資料!再不完成的話,明天的會議妳肯定遭殃。」 她鬆了一口氣,「真是嚇得我差點魂飛魄散了。那份報告昨晚就完成了啦!」她在桌上找了找,拿了報告遞在莊紓霓手上。 「妳這豬頭!不要隨便亂用成語,什麼魂飛魄散啊!」 「我哪有亂用成語?妳都沒有看漫畫或是動畫哦?他們被嚇到的時候不是會畫出靈魂嗎?」 「根本就不、一、樣!」她到底該哭還是該笑?她還是第一次遇到一個說話會讓自己哭笑不得。認識多年的兩人,雖然紓霓已經習慣了,但是還是會為了她說的話哭笑不得。 「霓,如果妳被迫嫁給一個妳愛的男人,但是他卻不愛妳,妳還會嫁給他嗎?」 莊紓霓不滿她轉移話題,但還是皺了眉說:「我是無所謂啦!雖然會很痛苦,但還是會嫁給他。」 「唉……」 「怎麼突然那麼問?」莊紓霓感到好奇,她怎麼會突然問這樣的問題呢?難道說……「玫,妳要結婚了?妳的未來老公是誰啊?」 「嗯,妳知道秋桀愷吧?他的媽媽突然要我們結婚。」她點了點頭,有氣無力地說著。 「這樣很棒耶!搞不好你們結婚後,因為日久生情的關係而愛上妳了。」莊紓霓認為這是好事,為什麼藍希玫卻不怎麼開心? 「我的心可是很脆弱的,沒辦法承受他對我那麼冷淡。」她越想越害怕,如果到時他突然提出離婚,那她該怎麼辦啊? 莊紓霓輕拍了她的肩,安慰道:「妳別想那麼多,儘量往好的方面想啊!」 「嗯,好啦!快去忙自己的事情。妳不是還得構思經理交代過的廣告嗎?」莊紓霓說得很有道理,讓她感到有些安慰。 「呃,」差點把這麼重要的事情忘了,還好小玫提醒她。 「那我先去忙了。」 藍希玫正忙著經理交代給她處理的文件,手機卻在這時候響了起來。 她從包包拿起手機,接了起來。「喂?」 「小玫啊,我是秋媽媽啦!」 她怔了怔,「呃,伯、伯母,有什麼事情嗎?」 「妳今天下班後可以來我家一趟嗎?」 「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嗎?」她有點抗拒,並不想去赴約。因為她知道,待會兒一定會討論關於和他的婚約。 「哎喲,不要問那麼多嘛!告訴妳了就不算驚喜了啊!下班後要快點來哦!」秋媽說完了後,蓋上電話。 「可是,伯母我……」正要把話說清楚,卻隱約聽見耳邊傳來「嘟嘟……」聲,才知道秋媽媽不等她的回答,已經蓋上電話了。 「怎麼辦啦!我真的不想去啊!」果然不想發生的事情,一定都會很快發生。 不管多喜歡他、多麼愛他,她還是不想嫁給他。結了婚之後,每天都會碰面,對他的情感一定會在不知不覺間慢慢地越陷越深。到時候,她一定會因為他的冷漠而感到難過、心痛。愛了他那麼多年已經開始受不了,結了婚之後肯定會崩潰。 她除了嘆氣,還能做什麼? 下了班,藍希玫整理好堆滿文件的辦公桌後,拿起包包離開公司。 回到家梳洗了一番,才坐上德士往秋媽媽的家駛去。 * * * 到了秋媽媽家,站在他們家按了門鈴,過沒多久,他們家的管家上前應門,「藍小姐,夫人已經在書房等妳了。」 「好的,謝謝。」她笑著點了頭,走了進去。 敲了書房門,才慢慢地走了進去。 她的父母也在,就連伯父和桀愷也沒有一個缺席。讓她感到有些不自在。「爸、媽?你們怎麼也來了?」 孟思琪說道:「秋媽媽說有事情商量,我們當然也得來。」 這沉重的氣氛怎麼回事?突然有股不好的預感湧入心頭。 站在一旁的秋媽媽開口道:「小玫,妳終於來了。」 她乾笑著,不想發生的事情果然要發生了。 「伯母已經為你們選好結婚時間、也已經訂了高級餐廳,喜帖也已經在今天內發完了。」 她睜大著雙眼。前天突如其來的婚約已經讓她頭痛了。今天卻突然說已經選好結婚時間,訂了高級餐廳?而且最重要的是,為什麼這麼快就把喜帖發完了? 這樣的狀況讓她頓時感到晴天霹靂。不、不、不!她猛地甩了甩頭。 她露出「快來救我」的表情看著孟思琪。「媽……」 一向把藍希玫當寶一樣疼愛的孟思琪聽了後,並沒有反對這門婚事,反而還和秋媽媽談論起來。把求助著的藍希玫拋到腦後。 嗚嗚嗚……媽媽不愛她了。 「伯母,我可不可以拒絕啊?」雖然知道伯母並不會聽她的要求,但還是鼓起勇氣問了出來。 秋媽媽勾起了」抹詭異的笑容,「妳說呢?呵呵呵……」 「唉,」罷了,結就結吧!「我知道您的意思了。」 「幹嘛唉聲嘆氣的?嫁給帥哥老公不好嗎?」 「伯母,沒有感情的婚約很難持續下去的。」雖然她很愛他,但是如果他對她並沒有愛,那結婚了又怎樣? 「難道妳沒聽過日久生情這句話?只要天天相處,自然而然地就會有愛了。」 「可是我……」 「小玫,答應這門婚事並沒有損失什麼啊!」孟思琪勸了她,要她別想那麼多。 唉,一個個都這麼說,就連自己的好友也這麼說,到底是她結婚還是他們結婚啊? 「我說再多也沒用了,隨便你們吧!」語畢,她轉身離開秋媽媽的家。 「不好意思,那我們先離開了。」孟思琪向他們道別後,拉著丈夫離開秋家。 他們離開沒多久,秋爸爸也接了通電話,從外國的一個顧客有事找他,他站了起來,「這件事我不予置評,你們自己解決吧,我先去忙了。」語畢,他離開了書房。 秋媽媽知道秋爸爸一向都不理會有關於兒子的事情,沒多說什麼,任由秋爸爸離開書房。「小玫那麼討厭我家桀愷嗎?」秋媽媽第一次看到藍希玫這樣厭惡的表情,不解的說道。 「媽,既然她不想要的話就取消這門婚約好了。」桀愷說著。 「怎麼可以說取消就取消?我們家可是有頭有臉的秋氏企業。要是讓別人知道了的話,我們家的面子往哪擺?」 桀愷皺了皺眉,並不認為這件事很嚴重。「這門婚事可是妳擅自作主的,也沒問當事人就做那麼多。要怪就怪自己太過性急了!」 「誰說我沒得到當事人的同意?我事先已經問過你的意見了,而且你也同意了不是嗎?」秋媽媽反駁道,她也只是想讓兒子找個好女人娶進門而已啊!難道有錯嗎? 「從一開始我就已經反對了,妳哪隻耳朵聽到我說了同意這句話?而且,那時候我明明就想反駁,妳卻不讓我說出真相。」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母親竟然說謊騙人,這件事情全都是他的母親擅自作主,他從來就沒有同意過! 「什麼真相不真相的。你明明就喜歡小玫還不承認。」 「我……我才沒有喜歡她!我已經有女朋友了,哪可能喜歡她。」 秋媽媽笑出聲,‘還說不喜歡她呢!那你沒事臉紅做什麼啊?男的未娶,女的未嫁,當然可以再找過適合自己的伴侶。再說,法律可沒規定有女朋友了就不能結婚。」 他挑眉,﹁這個規矩是妳自己定的吧!」 「隨便啦!這門婚事我是絕對不會取消的。小玫是個好女孩,很適合成為你的妻子。你那個叫什麼菊的女朋友不適合你。」一向不接受藍希玫以外的女孩是自己兒子的女朋友的秋媽媽,除了藍希玫以外,她是絕對不會承認那女孩是自己兒子的女朋友。 「她叫莊紓菊啦!妳都沒有好好地認識她,當然不認為小菊是個好女孩。」 莊紓菊,秋桀愷和大學的女朋友分手後,在一間酒吧遇到了莊紓菊,他對她一見鍾情,而開始交往。 想起了那年,本來就不喜歡她的秋媽媽,親眼看到了那一幕,對她的印象更加不好。「是啦!是啦!誰說我沒有好好地認識她?那時你帶她回家的時候,她竟然吩咐我們家傭人做飯給她吃!她還真可笑,竟然以為自己可以嫁進邱家。門都沒有!」 「妳那時候不是不在家嗎?小菊怎麼可能會那麼做。」他才不相信母親說的話,認識了她那麼多年,還會不瞭解小菊的為人嗎? 她不屑的哼了聲,「誰說我不在家?我在房間內本來想到院子走走,結果卻看到那一幕。哼,難道你不知道想達到目的的女人最可怕?」 「什麼目的?」 「嫁入豪門啊!」 「哈哈哈……她可是有錢人的小姐,怎麼可能還貪我們家的錢呢?」他大笑,自己已經是有錢人了,怎麼可能還會想貪了他們家的錢? 「隨便啦!會把別人家的傭人當成服侍自己的女人都不好啦!」秋媽媽並不知道名叫小菊的女人到底想怎樣,但是她知道這種女人肯定不適合自己的兒子。 「媽……妳怎麼可以那麼殘忍?妳明知道我有女朋友了,為什麼還是硬要我娶小玫?而且為什麼不在我沒有女朋友的時候說呢?」 「那時候我以為你喜歡她,會主動跟她告白。結果你帶回來的女人竟然會是那個什麼菊的。看你那麼愛她,想說可以放棄了。但是卻又讓我發現她做出那樣的事情,我可是越想越生氣耶!我很喜歡小玫當我的媳婦,我當然要你娶她啊!相信媽,小菊和你在一起一定另有目的,並不是真的愛你。我也知道你並不是愛她而和她在一起,我相信你愛的是小玫。」 「媽,現在交女朋友的是我,我想娶誰就娶誰!」 「你並沒有權利拒絕,明天早上九時正,到我開的『愛洛』婚紗店。」秋媽媽想做的事,就一定會達到目的,就算是自己的親人,都一樣免談。 「可是媽……」 秋媽媽瞪了他一眼,一句話也不說地離開書房。 「我和小菊明天要約會啦……」秋桀愷話還沒說完,書房門已經關上了。而秋媽媽顯然沒聽到秋桀愷說的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